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许多《圣经》学者们注意到,各福音书所述和耶稣之教诲有许多相同之处,但在细节上,却也存在着不少矛盾之处。

在过去的三百年里,基督教世界曾集集体智力,拨专项经费来研究各福音书为何如此相似却又为何如此不同?研究发现,马太和路加在写他们的福音书时,均有参考或抄袭《马可福音》(当然,他们也有采用其他的资料来源),以共同分享所谓的“Q”[1]  材料。

这种同源假说由此被视为解决“共观福音书”[2]  问题的基础。它因此占据了当代《新约》研究的主要地位。

新教福音派学者F.F.布鲁斯写道:

“通过对它们的比较研究,我认为,《马可福音》就是《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来源……”[3]

《马可福音》成书于公元65年至70年之间。无论是保守派还是持怀疑态度者,都一致认为马可正是在这一时期写成福音的,这在很多《新约》的前言中均有提及。

F. F.布鲁斯在证实这一日期时写道:

“马克写他的福音书,可能是为了预备基督徒,因为在公元64年7月罗马城失火,尼禄王嫁祸于基督徒,不少基督徒殉教。”[4]

研究这些福音书时,就会很清楚地发现,马可的福音书在文体、神学和用语方面显得更原始。更重要的是,在《马可福音》中,人耶稣比后来的福音书更为明显。学者们认为在《马可福音》中,对于耶稣的描写更具历史意义,更为真实。

在《马可福音》中,有许多章节记述,耶稣仅仅是一个人。这样的段落后来成为信仰薄弱者的绊脚石,成为进步思潮的阻碍,因此被后来的福音书所略去。

当一个人细阅《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中关于耶稣的传述时,就会很快意识到,后者已经更改了前者关于基督是人的记录。耶稣的无力、孱弱、为人的段落被马太省略,而用更完美的基督论代替。

当然,并没有改变基督的所有特征。事实的不准确、文法的错误及其它小的错误也同样在《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被省略。《马太福音》作为《马可福音》的修订本,往往以叙事开始,但更近的研究发现,它不但在许多方面相近,完全是《马可福音》的再续。

随着时间的流逝,基督论从早期的福音书到后来的福音书中都明显改变。其发展由少增多。随着崇敬之情的增加,耶稣的地位也随之上升。

布鲁斯·麦资基在《新约》经文的评述中写道:

“《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废止了或者说减少了《马可福音》中关于耶稣悲痛、愤怒、惊愕,以及单恋等情感;还省略了马可所陈述的耶稣的朋友,他就在他们身边……。”

他进一步解释道:

“后来的福音书所省略的,或许是在暗示耶稣不可能实现他的意愿……同时省略耶稣的提问,或许暗示了他的无知。”[5]

麦资基进一步例举了《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删减了《马可福音》的叙述,或许使耶稣的尊严减小,而用更诱人的有关耶稣的插图和权威替代。

在《马可福音》中,在关于无花果树的故事中,门徒没有注意到树的枯萎,直到天明。而在《马太福音》中,这个故事似乎不是那么的引人注意和令人信服。因此,在他的叙述中,树枯干了,门徒表示震惊与惊愕。

马太和路加固执地改变耶稣的言辞。他们想借耶稣的言辞要人们去相信,

“反映了对后期神学的认识超过了对《马可福音》的了解。”

(麦资基,第83页)

似乎很清楚,在前福音和后福音期间,福音传统传播阶段,以原有的资料为模型,后经过滤和更改,直接导致基督论的原罪。

这里强调的不是福音传道者的不同,而仅仅要强调的是,经过多次事件,后来的福音书作者们都出来以他们各自的方式修改和更改早期的版本。

因此,如果我们想要接近福音书中历史上的耶稣,这则是对比各福音书中的故事的一个很好的开始,并以此来识别其原有的故事究竟在什么地方被篡改了。

  1. 取自德文“Quelle”,意为来源。——译者
  2. 《马可福音》、《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因在文笔、风格、内容、顺序、时态、结构、用词方面都极为相似,故称“共观福音书”,或“对观福音书”。——译者
  3. 《真实的耶稣》,第25页。
  4. 同上
  5. 布鲁斯·麦资基:《新约导论》,第81-83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