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我确已降示教诲,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

(《古兰经》15:9)

真主降示了指导全人类生活的《古兰经》,也保证《古兰经》的完整性。其方法之一就是穆圣周围有很多圣门弟子,他们中有男人、女人、孩子,这些圣门弟子背诵了《古兰经》,精心记下每一个单词。从很早时候起,伊斯兰特别注重《古兰经》的背诵。而那些精通诵读艺术和书写的人开始记录《古兰经》,他们把经文写在很多可以书写的材料上,例如写在平的石块上、树皮上,甚至在动物的皮子上等。

当天使哲卜依勒把《古兰经》降示给穆圣的时候,据说,穆圣要求书记员记录下从他口中发出的言词。这一纪录人就是宰德·伊本·萨比提。不少圣门弟子说,穆圣找来宰德,“让他拿来木片、墨水瓶和肩胛骨。”[1] 需要厘清一件事,那就是在穆圣时代,《古兰经》尚未成册,只是零散地记录在各种零碎的材料上。

穆圣时代尚未成书的原因之一,就是《古兰经》并非安顺序下降。在23年的降示过程中,根据早期穆斯林所遇到的具体事件,《古兰经》零星下降。而唯有穆圣全知《古兰经》的编排顺序,当天使哲卜依勒把启示传达给他,然后穆圣指导人们把这些节文或者章节安排在某段节文或章节之后。

《古兰经》是在穆圣的监督指导之下完成记录的。奥斯曼,先知最密切的圣门弟子之一,他说:“当经文降示给他的时候,穆圣会对记录启示的人说:‘把这些节文放在前面提到的某某章节之中。’”如果只有一段经文,穆圣会说:“把这节经文放在这一章中。”

因此,穆圣去世之时,《古兰经》已经有了记录,虽然是零散的,但由穆斯林社会可靠之士加以记录。有些人只有几页的记录,他们背诵他们记录的经文。有些人是书记员,有好几章的经文记录,也许有些人用树皮或兽皮记录,仅仅记录了某一段或几段经文。

艾布·伯克尔是穆圣去世后当选的穆斯林领袖,他在位时,穆斯林社会内部发生冲突。某些人自称先知,迷惑了一部分人。穆圣去世后,他们的信仰动摇了,艾布·伯克尔领导穆斯林开展平叛战争,许多背诵《古兰经》的圣门弟子在战斗中牺牲。

艾布·伯克尔担心《古兰经》会散失,他就《古兰经》的编纂问题咨询了几位声望很高的圣门弟子。他要求宰德·本·萨比提牵头来完成此项工程。起初,宰德觉得没有先知的权威,完成这样的任务是不容易的。但是他同意收集记录《古兰经》的材料,包括收集书面记录和背诵者背诵的经文,这样《古兰经》第一次汇编成册。在穆圣的圣训集里,我们发现宰德·本·萨比提汇集《古兰经》时的一段话:[2]

“在耶玛麦战役中,许多人战死(那次消灭伪圣人穆塞来迈的战斗中,相当数量的圣门弟子阵亡)之后,艾布·伯克尔派人来找我。我到他那里去,发现欧麦尔和他在一起。艾布·伯克尔对我说:‘欧麦尔说战斗中伤亡惨重,包括许多背诵《古兰经》的圣门弟子。我担心以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伤亡事件。这样《古兰经》会消失的。因此我建议你(艾布·伯克尔)下令汇集《古兰经》。’

“我(艾布·伯克尔)对欧麦尔说:‘你怎么能做穆圣未做过的事呢?’欧麦尔说:‘以真主起誓,这的确是一件好事。’欧麦尔不断要求我做这件事,真主开了我的心眼,我也认识到这是一件好事。”艾布·伯克尔对我说:“你是一位聪明的年轻人,我们对你的才能没有任何怀疑。过去你替穆圣记录《古兰经》。所以你收集那些记录的零散材料,编辑成册吧。”

“指真主发誓,如果他们命令我搬掉一座大山,没有比编辑《古兰经》更难了。”我又对艾布·伯克尔说:“你怎么做先知未做过的事呢?”他回答:“这是一件好事。”他不停地要求我完成此任务,犹如真主开了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的心眼一样,也开了我的心眼。然后,我开始工作,收集记录《古兰经》的零散材料,收集了记录有经文的椰枣树枝、石块,还有那些背诵《古兰经》的人,我收集了编辑《古兰经》需要的所有材料。”

宰德本人背诵了全部《古兰经》,他也是穆圣最信任的记录启示的书记员之一。因此,他完全有可能从自己的背诵中写下全部《古兰经》。但他汇集《古兰经》的方法很多,而且汇编《古兰经》的方法也非常有效。即采用任何一节《古兰经》经文时,至少有两个穆圣书记员的书面记录完全一致,他才加以采纳和利用,并且编辑在《古兰经》中。

《古兰经》就这样被记录、被汇编。后来这本宰德·本·萨比提负责汇编的《古兰经》由艾布·伯克尔保管。他去世后,由欧麦尔保管,欧麦尔去世后,由他的女儿哈福赛保管。《古兰经》汇编的经历到此还没有结束。在奥斯曼时代,他是穆斯林的第三任哈里发,《古兰经》经过他的努力,成为标准定本。从此以后,不再用阿拉伯语的方言土语来记录《古兰经》。在第四部分,我们将会介绍奥斯曼《古兰经》定本形成的历史。

  1. 《布哈里圣训实录》。
  2. 《艾布·达乌德圣训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