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记念安拉

在天启的法律中所包含的所有崇拜行为,都是为了帮助人类记念安拉。善忘是人类的本性,即使是最重要的东西也罢。人类经常会专注于满足他们物质欲望的事务,而忘记他们的精神需求。定时的礼拜就是为了让信士时刻记念安拉而安排的。精神追求与物质需要是每个人每天生活的基础。每个人每天需要饮食、工作和睡眠,同样也需要与安拉时刻保持联系。

对于定时的祈祷(礼拜),安拉在他的最后的启示中说:

“我确是真主,除我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你应当崇拜我, 当为记念我而谨守拜功。”(《古兰经》20:14)

对于斋戒,安拉在《古兰经》中说:

“信道的人们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古兰经》2:183)

在这几段经文中,安拉鼓励信士们尽可能地多记念安拉。尽管如此,在生活的各个领域,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都要适度,记念安拉也不例外,实际上,就人的本性而言,人是不可能一刻不停地记念安拉的。因此,安拉在最后的启示中鼓励信士们尽可能地经常记念他:

“信士们啊!你们应当常常记念真主。”(《古兰经》33:41)

记念安拉被如此特别地强调,是因为人的犯罪通常是因忘记记念安拉而做下的。心中邪念抬头而犯下罪恶往往是由于当时心中对安拉的敬畏荡然无存或及其微弱所致。当人信仰薄弱而发生动摇之际,恶魔便发现了可乘之机,便乘虚而入,左右人的心灵,蛊惑人的思想,煽动人的欲望,使他们忘记安拉,而人一旦忘记了安拉,就好比自愿加入了恶魔的阵营成为恶魔的党羽。安拉在最后的启示《古兰经》中如是描述:

“恶魔已经制服了他们,因而使他们忘却真主的教训;这等人,是恶魔的党羽。真的,恶魔的党羽确是亏折的。”(《古兰经》58:19)

安拉降示启示,以明确的律法禁止了酒和赌博,也是因为它们会使人类忘记安拉。人很容易沉溺于麻醉神智的酒精和赌博,这些嗜好,人一旦上瘾,就难以自拔,欲望会不断受到刺激,从而导致人坠入各种形式的腐败、暴力和犯罪之中。安拉在《古兰经》中说:

“恶魔惟愿你们因饮酒和赌博而互相仇恨,并且阻止你们记念真主,和谨守拜功。你们将戒除(饮酒和赌博)吗﹖”(《古兰经》5:91)

因此,人类自己的拯救和成长而需要记念安拉。人,行走于世间,难免犯错犯罪,但如果不记念安拉,人就会很难或不可能迷途知返,而是继续沉迷下去,迷失自己。然而,那些遵循安拉的律法的人,他们因常常记念安拉而随时抓住机会去忏悔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安拉在最后的启示中如此描述记念他者:

“敬畏者,当做了丑事或自欺的时候,记念真主,且为自己的罪恶而求饶——除真主外,谁能赦宥罪恶呢?——他们没有明知故犯地怙恶不悛。”(《古兰经》3:135)

伊斯兰教

今日适于人类的最完整的崇拜体系,可以从伊斯兰的教诲中找到。“伊斯兰”这一非常的名字意为“顺服安拉的旨意”。虽然它通常被称为“第三大一神论信仰体系”,但它根本不是一个新型的宗教信仰,它是安拉的众使者为世人带来的集大成的宗教,是阿丹、易卜拉欣、穆萨、尔撒和穆罕默德一脉相传的宗教。对于这一问题,安拉在《古兰经》中叙述先知易卜拉欣时说:

“易卜拉欣既不是犹太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他是一个崇信正教、归顺真主的人,他不是以物配主的人。”(《古兰经》3:67)

既然安拉是独一的,那么,安拉注定给人类的宗教,尽管其具体律法千差万别,但其实质应该是统一的。安拉没有为犹太人规定一种宗教,没有为印度人规定另一种宗教,也没有为欧洲人等等又规定其它的宗教,人的精神和社会需求是相同的,人类不可能改变最初由一男一女所创造的本质。因此,除伊斯兰外,安拉不会接受其它任何一种宗教,因为安拉在最终的启示中已详尽阐明:

“真主所喜悦的宗教,确是伊斯兰教……”(《古兰经》3:19)

“舍伊斯教寻求别的宗教的人,他所寻求的宗教,绝不被接受,他在后世,是亏折的。”(《古兰经》3:8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