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许多无神论者争论,既然有至慈的主,世上怎么还会有生活的不公?宗教将这样的疑问视为有限智力的无限嚣张。人类作为一个被造物,怎么可能比创造者更懂得如何去安排呢?人连对于自己的简单创造参悟不透,更别说参悟那些更加奇妙的创造了。

事实上,不能理解这些问题并不阻止人信仰真主。人的义务不是询问或否认真主的存在和属性,也不是因自己的一点能力而自喜自大,而是接受自己作为人的本质,用真主赋予的能力做最好的自己。就好比一个人不喜欢老板的做事方式,也不能理解老板的决定,但却不能否认老板的存在和能力,他的义务是完成工作从而获得相应的报酬和升迁。同样的道理,未能理解真主的创造,并不能成为否认真主存在的理由。人应该意识到,与会犯错的老板不同,真主是完美的,是不会犯错的,是永远正确的。人应该服从他的意志,承认自己未能理解造化和安排,自己错误并不代表真主会出错。真主是至高无上的创造者,他至知万物,我们是被造物,知识有限,他以自己的完美设计规定了万物的从生到死,我们只受他的影响,却影响不了他。

心烦意乱的人很难承认主的存在,。一个遭受着他的痛苦的人,经历值得同情和理解。如果他接受真主安拉能与万事,人渺小无知的事实,就会感到极大的安慰,就会理解到万事万物都不是人所想的那样简单容易。也许悲惨者应该接受世事无常,明白让今世只是短暂的考验,会获得后世才是永久的报偿。恐怕有的人忘记了,真主安拉最喜欢的人——先知,他们享有今世最好的礼物——真主引导和启示,但与此同时,即便如此,他们也还是在今世遭受磨难多,考验最大的人了巨大的考验。其他大多数人所遭受的考验与他们的考验相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芝麻之于西瓜,不值一提。真是显得苍白无力。尽管磨难困难重重,但先知们依然是真主所喜之人,依然被安拉赐予了后世的高品。我们应该用今世的考验和困难,锻炼保留坚定的信仰,去迎接后世的美好回报。同样,非信士暴君和压迫者享有今世一切,但到后世他们不但一无所有,还要遭受今世罪孽的惩罚。如此期待也并非错误。我们能够想到后世的这等居民,比如曾享有荣华富贵、权倾一时、狂妄地自称无上君主的法老之流,享有荣华富贵,自称无上君主,他们将受到永久的惩罚。在任何情况下,失去心灵慰藉时,无论是豪华别墅,满汉全席还是香车美女,都不会让人心安理得,赏心悦目感到高兴。    

对于许多人来说,遭遇一些不幸,到心情最差的时候,仿佛世界末日降临。犹如离婚散伙时的饭,艾滋病时的浪漫,撞车时的狂欢等,彼时彼刻的心情怎么会好起来呢?同样,无论乐趣多么迷人,多么持久,也不可能立即消除身体伤害的记忆。比如指尖的皮肤只占身体千分之一的面积,但被烫伤时,谁会忘记这仅有的一时痛苦而想到昔日的乐趣呢?遭遇巨大痛苦时,谁能完全忘记万事呢?疼痛没有减轻,也没有退去之时,这种烧伤的痛苦,是超乎人的想象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不只烧伤的痛苦超乎人的想象,痛苦的体验同样也超出了语言表达的极限。惊恐,既不能被不幸的经历者充分地表达出来,也不能被幸运的避免者充分的理解。的确,长期永久全身心的火烧,会抹去今世所有幸福和快乐的回忆。就像《古兰经》所说:

“今世的生活比起后世的生活来,只是一种(暂时)的享受。” 

(《古兰经》13:26)

谈到这个主题,有两件事值得考虑[1]。一,人天生知道主的存在,但人会在寻找利益和乐趣、满足欲望的过程中疏忽并遗忘掉这一点,但在内心深处还是知道真理的。安拉至知我们的内心,只有他能决定谁服从谁背叛。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老板安排的工作自己是否理解,都要为了薪水而工作。没有谁会在工作时只说不做就期待薪水。同样,如果想得到安拉的回报,也必须满足和服从安拉的命令。毕竟,这不只是生活的目的,而是我们的实际工作内容,而且这也是人类和精灵的工作内容。正如古兰经所说:“我创造人类和精灵,只为崇拜我。”(《古兰经》 51:56)

许多人询问人存在的目的,虔诚者的立场就是,人存在只是为了崇拜安拉。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在支持或考验人的这一目的。与世俗工作不同,人可以暂时躲避对真主的义务,而且还有宽限,但到了宽限期满,他就要偿还一切,但是那时他已无力偿还了。

培根对此有过精彩描述,“他们否认主,毁灭了人的尊严,肯定人与兽同亲,如果精神上再不与主相联系,那他就不是什么光彩的生物了。”[2]人应该相信,即便百万年之后,人仍旧会有自己的精神与感受。人人都有精神感受,那是形而上的关键,是区分人和动物的关键。对直接体验有怀疑的人会为否认灵魂寻找借口,但他们很有可能发现自己缺乏伙伴。而且,讨论会逐渐转向知识和证据,在逻辑上跳入不可知论。

  1. 摘自本文作者《最初和最后的诫命》一书
  2. 弗朗西斯·培根《无神论》16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