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圣训是先知穆罕默德言行及默认的文字记录。穆斯林通过圣训了解穆圣的生活方式——逊奈,并实践之。它是穆斯林完成基本宗教需要及了解基本宗教知识的源泉和根本,穆圣自然会亲身示范来传播他的逊奈。

穆圣用重复、回答问题、口述和示范等方式教导圣门弟子。圣门弟子学习之后,穆圣会问他们学到的内容。来自麦地那以外的访问团与圣门弟子一起学习经训时,穆圣也会问他们学到的内容(阿扎米9)[1]。此外,穆圣发出的国书、信件等,篇幅有长有短,内容涉及到很多方面,也是传达逊奈的一种媒介。穆圣有那么多言行记录,当然少不了要有大量的日常书写工作要做,据记载,穆圣至少有45位书记员(阿扎米10)。穆圣还命令圣门弟子抄写训诫分发给大家。他还具体示范让大家学,比如“你们像我一样礼拜(布哈里圣训实录604)”,“像我一样朝觐(穆斯林圣训实录310)”,他建议提问者通过仔细观察来学习知识(阿扎米 10)。

建立学校,也是传播逊奈的一种方式。众所周知,穆圣迁徙麦地那后,迅速建立了学校,并把老师分派到麦地那外传授知识。他反复提醒圣门弟子传播知识:“你们要替我传达,哪怕一节经文也罢”(阿扎米10)。辞朝时,穆圣要求在场的人传达给不在场的人(布哈里圣训实录795)。把穆圣的言行及默认传达给不在场的人,已经成为圣门弟子的习惯。在访问团返回各自家乡前,穆圣会特别交待他们传播知识。穆圣高度赞扬传播知识的行为,多次强调学习和传授知识有丰厚的回报,而拒绝传播及阴眛知识者会遭受严厉的惩罚(阿扎米 12)。

对于圣门弟子来说,他们观察并模仿自己喜爱的人的言行的方式,值得我们铭记。圣门弟子对穆圣的热爱,比山高比海深,他们誓死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基于以上种种因素,加之圣门弟子的博闻强记和穆圣循循善诱、因材施教的教育方法,几乎可以断定他们非常熟悉逊奈。但我们发现远不止这些,他们不但努力学习,还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来记忆和保存圣训。穆圣归真后,他们继续记忆、实践和保存学到的内容。阿里、伊本·麦斯欧德、艾布·赛义德·胡德里等圣门弟子要求再传弟子记录圣训,不同团体中的再传弟子单独地或共同地记录和背记圣训(阿扎米 15)。就这样,通过不断的延续,圣训知识得以保存并流传。

穆圣归真时,伊斯兰已经传播到了阿拉伯半岛以外。圣门弟子是伊斯兰传播的先驱,圣训随着他们的远行而被带到麦地那以外的广阔世界。知道特殊圣训的圣门弟子离开麦地那后,逊奈知识就不只是在麦地那,而是分散到了穆斯林世界的各个角落,这样,传播时就可能有讹传现象,为甄别圣训,考证方法因而得以发展,尤其是首次内乱出现之后(阿扎米 49)。此外,随着逊奈的传播,新的考证方法也在不断出现。

尽管保存圣训的所有方法都非常重要,但早期出现的一个方法特别有意义,那就是老师为学生阅读手稿。比如,老师会读学生抄写或记录的自己书的内容(阿扎米 17)。为考察老师的知识,学生和学者会在老师阅读书之前穿插圣训,如果老师没有辨别出来,就会被指责,能力遭质疑(阿扎米 17)。伊历二世纪初,学生给老师读书已成了公共习惯(阿扎米 19),其他学生会仔细比较或倾听其中的内容。在抄写本中,他们习惯用圆形标记出老师读过的圣训,再次阅读会再次标记。有时学者会标记数次,也许是为了减少听记传述的过程中手稿记录存在的问题,确定正确传述的内容(因此传述人的等级格外重要)(伯顿 110-111)[2]。  此外,从很早时候起,复查副本的必要性就已经很明显,老师会帮助学生剔除副本中的错误。我们有必要知道,在传授和编辑圣训的过程中,不遵循正确的方法会被认为是偷窃圣训,即便原资料是可信的,因此正确地获得圣训很关键。圣训学家在传播圣训时,会依传授圣训的方法使用特殊术语,需要指出的是,“某人给我说”,“我听到某人说”或“相传某人说”等特殊术语,经常被误解为圣训完全是口头传播,虽然现在已经证实不是这么回事。

  1. 穆罕默德·阿扎米《圣训方法论与文献研究》印第安纳 美国致信出版1977.
  2. 约翰·伯顿《圣训入门》爱丁堡UP, 199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