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有一次,哈里发阿里和一个犹太人发生争执。犹太人告到法官舒来哈·肯迪那里。舒来哈讲述了详情:

阿里发现盔甲丢了,回到库法,看到犹太人正在市场卖那副盔甲。他说:犹太人啊,这盔甲是我的,我没有送人也没变卖。犹太人说那是他的。阿里就说让法官判决。于是到了我这里。阿里说这是我的盔甲,不曾送人也不曾变卖。犹太人说那是他的。我问阿里:信士的长官啊,你有证据吗?阿里说:我儿子哈桑可以作证。我说:儿子做有利于父亲的证词是不允许的。阿里大声道:赞主清净,已被许诺进天堂的人的证词也不接受吗?使者说哈桑是天堂中年轻人的王子![1] 后来这个犹太人说:信士的长官把我带到由他自己任命的法官的面前,法官竟然作出了有利于我而不利于长官的裁决!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信士的长官啊!那个盔甲确实是你的,你在晚上丢了它,被我发现了。[2]

还有一个例子是征服撒马尔罕。当时穆斯林将领征服了撒马尔罕而没有让撒马尔罕人选择三项选择之一:信仰伊斯兰,或缔结盟约,或战争。若干年后,撒马尔罕人向哈里发欧麦尔·本·阿卜杜·阿齐兹投诉此事,欧麦尔听到他们的诉苦后,命令总督撤离撒马尔罕,归还城池,让其居民重新做出选择。这个及时的公正,令许多人震惊。许多撒马尔罕人自愿加入了伊斯兰![3]

这样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伍麦叶王朝哈里发沃立德曾流放塞浦路斯居民到叙利亚。穆斯林学者们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这种做法是不义之举。后来他儿子继位时,学者们旧事重提,让他放流放者回归故土。新哈里发同意了,后来这个哈里发逐渐成为伍麦叶王朝最公正的哈里发之一。[4]

黎巴嫩总督萨利赫驱逐了一个非穆斯林村子的居民,只因部分居民拒绝缴纳农产税。该总督是哈里发的亲信。沙姆地区著名学者奥扎尔替村民写下抗议信:“你怎能一竿子打倒全船人,让他们全部背井离乡呢?安拉说:‘一罪者,不负别人的罪。(《古兰经》53:38)这是最具说服力的证据。先知命令:‘谁压迫保民,或他承受重,生日我将与[5] ‘他不是任人的奴隶,他结约的自由人。[6]

世俗主义作家和历史学家也不得不承认,伊斯兰对非穆斯林极其宽容。英国历史学家H.G.威尔斯说:“他们建立了伟大宽容的传统。宽大为怀和宽容的精神激励着人们,他们是人道主义者,是务实的。他们创造了一个在其中很少看到残酷和不公的社会,这与之前的任何社会都是不一样的。”[7]

托马斯·阿诺德在谈论伊斯兰前几个世纪中基督教教派说:“伊斯兰的宽容原则,禁止了包含压迫的一切行为(前文有述)。穆斯林与众不同,他们不遗余力公正平等地对待所有的基督教臣民。比如征服埃及后,詹姆士二世的拥护者曾利用拜占庭权威人士的被免职乘机霸占东正教会的教堂,而在提供所有权证据之后,穆斯林征服者却令教堂物归原主。”[8]

西西里东方学家阿马里说:“穆斯林阿拉伯人统治时期,被征服的(西西里岛)居民和其他意大利同胞相比,后者在兰吉尼安和法兰克人的枷锁下生活,前者则在穆斯林统治之下安居乐业。”[9]

纳兹密·卢伽评论说:“没有哪个法律能够比宣布‘你们绝不要因为怨恨一伙人而不公道’(《古兰经》5:8)的那个法律更能根除不公平和偏见。”“当一个人亲自执行标准,为有崇高原则和公正的宗教奉献并且不同名利时,他才有资格宣称自己尊重了自己。”[10]

 

  1. 《提尔密兹圣训集》辑录。《提尔密兹圣训集》辑录。
  2. 哈岩,艾布·白克尔《将领史》二卷200页。
  3. 坦塔维,阿里《历史故事》85页。
  4. 巴拉祖里,艾哈迈德《开疆扩土》214页。
  5. 拜海给《大圣训集》。
  6. 优素福·格尔达维《伊斯兰社会中的非穆斯林》31页。
  7. 引自赛巴尔,穆斯塔法《我们的文明的一些精萃》146页。
  8. 阿诺德,托马斯《邀请加入伊斯兰》87—88页。
  9. 引自阿伊德,萨利哈·侯赛因《伊斯兰国家的非穆斯林的权利》39页。
  10. 卢伽,纳兹密《穆罕默德:讯息与使者》26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