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有时,印卓尼会梦到印度神灵给她警告和一些凶兆,但她梦到更多的是伊斯兰和一些虔诚的穆斯林。她还继续拜着印度神,但她对自己的梦感到十分奇怪。当她生下第三个女儿时,她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听到卧室的窗外有个声音说:“我是穆罕默德,安拉的使者。你跟随我的道路,恶魔就会远离你。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就去问你的丈夫。”

做完梦她就醒了,接着又睡着了。第二次,她梦到她告诉了丈夫自己刚才做的梦,问丈夫‘道路’是什么,她的丈夫让她往窗外看。当她向窗外看去时,她看到优素福·伊斯兰(Yusuf Islam)[1]  穿着阿拉伯式长袍在讲伊斯兰,四周围着一群同样打扮的人。印卓尼从未见过优素福·伊斯兰,只是听说过他而已。通过梦境,她知道梦里的那个人就是优素福。

这两个梦对她的信仰影响很大,她开始慢慢靠近伊斯兰,并想跟随使者的道路(愿安拉福安之)。她愿意接受伊斯兰,但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她怕曾在梦中警告过她的印度神灵会伤害她的孩子。生完孩子后,她告诉她的丈夫,她准备好要加入伊斯兰。

他们经人介绍到了新加坡伊斯兰协会 — 达吾·阿卡姆,他们想在那儿登记成为穆斯林。成达罗后来想到这个协会隶属于一个他不熟悉的组织,最终没有在那里办理。他们又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伽米亚(新加坡伊斯兰学社),就在那里登记,并改名为穆罕默德· 陶菲格和尼沙尼。

他们皈依伊斯兰以后,遇到了很多想象不到的困难,尤其是当印卓尼戴上头巾后。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及一些最亲近的人纷纷指责他们。印卓尼之前的朋友几乎不与她来往了,但她还是希望她的朋友们能归信伊斯兰,因为在她的鼓励下她们成为虔诚的印度教徒的,她觉得有些害怕。她的朋友都感到惊讶,因为印卓尼一直都不喜欢穆斯林,甚至比她们还要反感穆斯林。印卓尼的父母警告她千万不能让丈夫再娶妻子,父母不能理解他们现在的做法,他们失去了父母曾经对他们的爱。印卓尼心中暗想,安拉才是最爱她的。所以,觉得失去父母的爱也没有关系。她知道没有人会比安拉更疼爱她。

印度教主和成达罗曾经的同伴们试着想让成达罗再次回归他们的队伍,但都被婉言谢绝了,最后弄得不欢而散。印卓尼的家人要求抚养三个孩子妮莎、娜菲莎和娜塔莎,不想让孩子们长大后也成为穆斯林,并且不承认孩子们的穆斯林名字。但孩子们现在都在穆斯林学校上学,对她们现在的信仰非常满意。尽管她们现在还小,但成达罗鼓励她们戴头巾和面纱。他们发现孩子们很喜欢戴头巾,并且想法很坚定。

虽然成达罗夫妇的父母反对他们现在的生活,可他们没有同父母断绝关系。现在,成达罗和印卓尼的母亲都一致认为她们有一对孝顺的儿女。一切赞美全归安拉。

  1. 凯特·斯蒂文斯 (Cat Stevens 1948年7月21日~)系英国著名流行歌手和作曲家,20世纪60~70年代走红,后皈依伊斯兰教,并更名“优素福·伊斯兰(Yusuf Isla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