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以《马太福音》为例,我们注意到马可之后的福音书反复地更改故事情节,如下方式:

1)     他们常附着“神的儿子”称呼耶稣。

2)     他们常附着“父”称呼神。

3)     他们夸大耶稣的奇迹。

4)     他们掩饰了耶稣的局限性。

5)     他们称呼耶稣“主”。

6)     他们代表人们向耶稣祷告。

7)     他们用更多的知识描述耶稣。

8)     模糊了耶稣与神之间的区别。

为了说明所发生的这种变化类型,我将对《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之间的相似性和显著差异罗列出来。《圣经》学者们已经提到了如下差异,并对《马太福音》的改动做了阐述。

最大的诫命(《马可福音》12:28-35,《马太福音》22:34-40)

《马可福音》12:28-35

《马太福音》 22:34-40

 

28有一个文士来,听见他们辩论,晓得耶稣回答得好,就问他说:“诫命中哪是第一要紧的呢?”

29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30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31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

32那文士对耶稣说:“夫子说,神是一位,实在不错;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的神; 33并且尽心、尽智、尽力爱他,又爱人如己,就比一切燔祭,和各样祭祀好得多。”

34耶稣见他回答得有智慧,就对他说“你离神的国不远了。”从此以后,没有人敢再问他什么。

 

34法利赛人听见耶稣堵住了撒都该人的口,他们就聚集。 35内中有一个人是律法师,要试探耶稣,就问他说:

36“夫子,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37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38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39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40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 所有经文引用均来自新国际版圣经(NIV)。

在《马可福音》中,有一个文士问耶稣,哪是第一要紧的。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听到耶稣的回答,那文士同意耶稣,即相信神是一位,是第一要紧的。耶稣见他回答得有智慧,就告诉他,他离神的国不远了。

在《马太福音》中,爱神成为最大的诫命,至于神是一个,并没有提及。

富有的年轻统治者(《马可福音》10:17-19,《马太福音》19:16 - 20)

《马可福音》 10: 17-19

《马太福音》 19: 16-20

17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18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19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

 

 

16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17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以善事问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有古卷作“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

18他说:“什么诫命?”耶稣说:“就是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  19当孝敬父母,又当爱人如己。”

 

 

将这两个放在一起聆听,你不会发现任何差异,这正是所发生的事。当你读完《马太福音》,然后读《马可福音》之后再读《路加福音》,你不记得读是哪一个福音书。读者认为所有三福音书说的是一模一样的事情。然而,当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研究时,我们就会发觉,福音书的作者都可以使用对他们有利的这个信息,并教诲他们想要讲道的论点。

在以上的论述中,开始有一个人与耶稣的交谈被马太更改。在《马可福音》中,那人称呼耶稣“良善的夫子”。耶稣温和地斥责:“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再一次,马太试图修改这一段节文。首先,他以“善事”替代了那人的最初的提问,而以宾语放置。

《马可福音》:“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

《马太福音》:“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

最后,这种尴尬的事实:耶稣斥责那个人称呼他良善的,而马太更改了马可的第二句,于是留下的是耶稣没有任何的机会拒绝,回答暗含的是,他不是良善的。然而这样做,马太致使他的经文缺乏一致性,似乎表明耶稣不明白这一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