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

content

Content of article

内部考证

紧接着外部考证的是内部考证,它的考证范围是资料的内容(卢斯24)。目的在于确定证词的可信度。首先,历史学家必须确定完全理解了证人的证词的意思。只有那样才能正确地确定证人的可信度。确定证人的可信度意味着确定他传述信息的能力和他的诚实可靠。在实际操作中,尽管会有海量可靠证词,但有些证词会在外部考证中就被否决了(卢斯24)。

既然语言会不断变化,确定证词的真正含义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些词汇,此时此意,彼时彼意。历史学家要正确地理解证词,就需要理解作者或见证者的真正用意,就要熟悉资料所处时代的方言。显然历史学家必须精通资料的语言,同时要研究语言学,以便完成这个工作。

要正确理解资料和证词,还需要知道所属人群,了解他们的态度和兴趣(马威克223)。并深入研究他们的教育背景、生活状态、政治倾向及品德特征等(卢斯73)。当然还有他们的年龄和性格(卢斯78)。这些信息对确定见证者的可信度提供方便。此外还要知道特殊资料的来源,原因和所指。正确理解了证词内容和证人的意思,历史学家就可以分析证人的可信度了。

接下来就是确定资料是否一手,提供者是否诚实。此时要客观对待资料,既不怀疑也不上当(卢斯73)。除非证人完全不可信了,否则不能忽视他的证词。在确保证词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证人可以犯一些小犯错。就像一个历史学家所说:“证词的可信度来自证人的能力和诚实,两者缺一不可。要观察并找机会考验他的能力,确保他的诚实度,通过对比其他人的证词来减少可能存在的错误。”(卢斯73-4)

对确保资料可信度有帮助的还有资料类型的信息,其中包含它的特点和用途(卢斯77)。每种资料都有它的评估标准。比如,竞选纲领就不适合社论发表(卢斯77)。此外,证人的诚信、品德和能力尤其要被大众接受(卢斯78)。如果没有新的证词出现,这样的证词是不会被拒绝的。

此时历史学家需要格外注意一些事情,他需要注意的并不是假定证人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他不仅要确定这个机会是存在的,还要确定有能力的证人从机会中获益。另外需要留意的是资料的共同错误。尽管观察力不足等缺点会很严重,但最严重的是错误的记忆和偏见(卢斯75)。证人或作者的这类错误很容易误导历史学家。

尽管历史学家很难接受一个证人的证词,但证人够格的话,他们还是想尽办法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当然了,证人要有能力,要诚实,还要与事件有关,至少会有相关信息(卢斯79)。证人越够格,历史学家就越轻松。历史学家还会比较不同证词,消除错误,并利用手中的可靠资料辨别新证人的可信度。

比较资料的过程中,会有三种情况出现:一致,矛盾和对资料的沉默。资料一致不足以确定它的可信度。它还需要确定资料是否独立,因为会有共谋或同源的嫌疑(卢斯80)。特别是公共事件,它会有更多独立的说明。如果资料矛盾,需要分析分歧的等级和资料的种类。大同小异不足以怀疑资料,这种情况很普遍也很正常(卢斯81)。要注意的并不是在表面矛盾和实际矛盾之间加以混淆,耐心谨慎地用考证标准就能解决表面矛盾的问题(卢斯83)。如果两者互相矛盾,在没有找到其他依据前,两者都不能使用。存在争议的问题,当事人和过激者的证词要特别谨慎处理。第三种可能是对资料的沉默。尽管不能立刻否定,但它的态度是消极的。要否定证词,必须确定默认者了解事件,仅处于报道事件者的位置 (卢斯84)。但这些很难确认实质。

筛选资料并严格考证之后,历史学家就准备动笔了。编排并综合所有资料,再现事件真相,这个包括阐释在内的工作,对历史学家来说是个挑战。历史学家阐释可靠资料的方式,会让历史事件以他的风格再现。

评论